言峰華連

比任何一个我都要爱自己。

2015年五月末的烦恼

5月过去一大半。马上就是六月了。3月上旬去武汉复查时做了新药的登记,其实也不知道能不能抽到我,我本身也没抱希望的,毕竟寄托了希望就要做好承受绝望的准备吧。但我并不能承受那份绝望。我觉得比起抽选,自己攒钱/等国产新药上市要更现实一点;虽然免费用新药做实验体的话可以省下不少钱,而且也不用等新药研发上市的时间里病情再拖,可以及时治疗。很大的可能是可以治好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发展到了哪一步,状况好不好,以后会怎样。人们说得癌症的人有70%都是被吓死的,我大概就是会成为那70%吧。每天什么事都没做,都是想生病的事,治病的事,想可能存在或者不可能存在的以后的事。好无聊。

所以每天才会那么无聊啊。

 

昨天上午取完快递后吧,手机停电了,我忘记充电,今天下午才充电开机。因为现在已经5月下旬了,我就担心会不会协和那边入选的电话通知刚好在这个时候打进来,导致我就此错过了。想着这样的事。或许多半并没有发生吧,但还是会担心,要是就因此错过了那就太不甘心了。虽然我心底,也并不是非常非常想参加这个项目。

 

我究竟想要什么。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没有工作,每天起床吃饭吃药玩电脑吃饭吃药玩手机吃饭吃药睡觉。还是有点管不住自己,随手买并不实用的东西。花很多钱。但我究竟想要什么;什么东西能让我快乐一点,什么东西能让我能给我带来幸福,什么东西能把我从这个名为“现实”的噩梦里解救出来。我自己也不清楚。

 

因为我从心底无比透彻地明白,我想要的东西,已经永远地失去了。

 

 

好想赚钱,有没有一天可以赚一万的工作,这样三个月后我就能攒够钱,去香港或者北京或者干脆去日本治好病。然后再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又轻松不费劲的工作——嗓子不好大概是不能当老师了,试试其他职业也行。就是随便想想。

 

 

从冬天开始就在收拾房间,现在还是乱糟糟的,不过已经很好了,冬装都洗干净了,帽子围巾袜子都收拾好了。再把位置摆好,手工材料处理好,就差不多了吧。

昨天还是前天开始,右手食指伤着了,像是拄着了一样,有点疼。希望快点好,这是眼下最能解决的烦恼了。然后就是ph的一单包裹快点到手。四月买的,等了好久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