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峰華連

比任何一个我都要爱自己。

在待人接物的各项要求中,“将心比心”的难度最高。简而言之,它意味着要设身处地地为对方考虑。而其高难度并不在于完成上述动作其本身,而是在真正执行“将心比心”时,动作发出者所需要承受的那份痛苦:因为,假使一个人能够成功地完成真正意义上的“换位思考”,那么势必可以对对方的行为、心理、态度做到完全理解。
而这份理解,令他在认可,包容,接受,宽恕对方的同时,也再无法坚定地持有自己的观念,他将因此而变得不再是一个不受干扰的个人。而更加讽刺的是,他越是设身处地地理解他人,他人反之就越是不能理解他。因为他在做到理解别人的时候,已经或多或少地减损了自己原本的观点。而这种被他人所左右的观点,已经磨损了原本的锋芒,因此即使被诘问,也常常哑口无言。


正是因为对所有人的那份“完全理解”,才能够换来这份“不被所有人理解”的痛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