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峰華連

比任何一个我都要爱自己。

头发

07年的5月25日,我有了第一个儿子小歌,是夏姐送我的小狮子毛绒玩具。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自己剪头发,开始把鬓角留长。儿子跟头发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只是发生的时间接近,所以每次我算着小歌的年龄,也就是我鬓角头发的留起来的时间。
大学毕业的那年小歌6岁,我的头发也留了6年。高中毕业时过胸,而大学毕业时最长的末端已超过了肚脐眼;只是发质不太好,两边的发量似乎也不够对称,但我觉得还可以再慢慢地修,等它们两边一样多。我特别喜欢这个发型的自己,因为硝子也是这样的嘛。

小歌今年7岁了,但我的头发不能按之前的方式来算年龄了。13年12月去武汉,为了方便所以把两边头发剪断了。其实之前因为身体变差,头发掉得厉害,已经减损了近一半。年底剪头发,真的只是为了方便,因为住院的话,那样的发型挺麻烦,尤其是躺着的时候特不方便。我那时就只是这样想,没预料到后来要化疗。化疗结束后10天左右开始脱发,手一拽就是一茬一茬的头发。帽子里都是,枕巾上也都是。化疗脱落的头发跟11月脱发有挺大区别,最明显的就是头发底端没有连着头皮,而是变细,然后就断了。
医生数次要求我把头发剃掉。第三次化疗时,小宋医生又跟我说了一回,还说,等化疗结束头发会再长出来的。听她那样说着,可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头发长出来的时候,而我的头发,还能陪我长多久。
那次我回家后还是自己把头发剃了---不过不该用剃这个字,应该用剪。我用平时做手工最喜欢的那柄裁缝剪刀,在厕所里,开着浴霸,对着镜子,把剩余的头发、一撮一撮地剪光了。
我亲自剪的,就跟之前无数次我为自己剪头发一样。我剪下一撮就顺手丟进便池里,最后放水冲走。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再给自己打上残忍的tag。
可我还是哭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