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峰華連

比任何一个我都要爱自己。

夏姐

在动笔前、叨叨一下、、、陆哥千万别摸到这里来额。。。

我跟夏姐的交情,是跟夏远一样长。念大学之后知道了个日文词叫做幼馴染,我想我跟夏远、夏姐之间,肯定就是幼馴染。

幼年的旧相识,到现在23岁还有联系的,也就只有夏姐一个了----夏远就不算了吧,虽然经常跟他说话,但见不到面,又听不到声音;尽管心里多少感谢他不来打搅。苏夏人特别好,用个日语词来说就是優し:夏姐真的太适合这个词了。我小时候不乖,会捣乱,又容易犯怂,做了错事不敢承认。好几次夏姐家里没人,我拧开锁径自进去玩,数次弄坏了夏姐的东西。但夏姐既没有问罪,也不曾惩罚,而是轻易地、无言地原谅了我的过失。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等后来,初四之后,我念高中之后,我跟夏姐渐渐走得更近了,也就越加觉得,她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初四毕业那年暑假、8月我去了武汉玩。那是从我小学时代之后时隔七八年再一次见到夏姐。夏姐那年刚念完大一,相貌打扮都像是电影里女大学生的样子,瘦瘦的,长手长腿长发,穿短袖T和长裙,裙子有灰兰色和白色两条同款的,脚上是绑带运动鞋。她撑着阳伞在武汉热滚滚的气浪里等我,那个画面,就像3年后她跟陆晨一起在华师门口的卷心菜盆景边等我的画面一样,一下子让我的心软了下去。
06年夏天我原本是计划去北京的,后来在亲戚的劝说下动摇,又跟着她们去了武汉。去玩了一周左右吧,似乎也没有留下什么特别舒服的回忆。因为即便不提那年春天发生的事让人多么措不及防,单是我升上高中,要面对更沉重的学业这一点,就足够让我觉得累心。
但是有趣的事情是有一件的。那年我特想去武汉的动漫周边店玩,可出发前从网上费力搜集的实体店址都寻不到,我就接近放弃了,但没彻底死心。跟夏姐见面后,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坐在出租车里,车窗外是高架桥,出租车向前走,窗外的高架桥也不停地向前延伸、变低,直至最后汇合到地面。然后车拐了个大弯,继续走,我看见路边有家绿色的,卖茶叶的铺子。再后来车继续走、继续走,走到树林阴翳的一段路上,最后停在我想去的店铺门前。
似乎是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梦,但第二天,我真的找到了一家店,过程就跟梦里的情节一样,坐在车里,看着高架桥向前延伸变低,出租车转弯,直到浓郁的绿荫,唯一有出入的是在车拐弯时并没有见到卖茶叶的店铺。不过我已经足够惊喜。在那个店里我买了一对莫歌拿,手感特好的毛绒玩具,喜欢了很长时间,一直舍不得玩。那次购物也是我展现砍价天赋的最后一次。但最最重要的是,这个经历让我觉得,夏姐大概是有魔力之类的东西----因为我是跟夏姐一起玩了之后,才做了这样预知的梦的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