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峰華連

比任何一个我都要爱自己。

榛子杏仁茶

我在武汉第一次独自晕车,是刚升大三的那个九月。那时候夏姐他们已经去了沿海,不可能再陪我吃吃喝喝逛街败家了。那次我一个人坐车去汉正街,结果特不争气地在古琴台晕了。倒没有吐出来,下车在公交站半睡半醒地坐了挺久,等缓过劲后就打道回府了。
回程似乎有点不甘心白跑一趟,也是因为即将饿昏了,就折回群光去买吃的。但又不敢吃得太放肆,就在满记买了一份杏仁茶。22块一小碗,很甜很香很饱。我满意地回寝室了。
再后来没多久,群光的满记就停止营业了,原店面改换了其他的糖水店。后来我在武汉数次独自晕车,有时吐出瀑布,有时下了车就复活,但再也没有吃过杏仁茶了。我毕业时那个位置开着仙芋鲜,我吃过这家的豆花,但却也再没有吃过杏仁茶。
再后来,去年冬天,我买到了马玉山的榛子杏仁茶和冰糖杏仁茶冲调粉。一包3块钱不到。第一次冲的时候,兑了热水后我还特意用微波炉热了一下,结果玻璃杯底凝出了稠稠的浓藕粉一样的固体物,特别好吃。甜水也很好吃,白白的汤,细碎的杏仁粉末,比记忆中的还香。
再后来我又买了好几包,吃的时候拿小锅煮沸。但那次只觉得糖水甜到发苦,杏仁末像木渣一样粗糙,喝不下去了。

但这不是榛子杏仁茶的错,杏仁茶还是很香很好喝。大概也不是煮锅的错。
只是因为我化疗后,把味觉搞坏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