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峰華連

比任何一个我都要爱自己。

我每次打开电脑都要去PH通贩官网看看格子樱桃的三角巾(粉色)上架了没有,因为上架之后如果细节也合眼的话我就要光速去敲代购下单免得被别人抢走,顺便买几本日亚上的几本书一起寄回来。
但我现在想做的事情并不是这些。我现在想说的事情也并不是这些。
我牙龈好像肿了,下排45之间。已经持续了大约有一周,可能还有脓,但我不确定,我又不是牙科医生怎么看得出来牙龈有没有脓。后槽牙也有时会疼。
我明天要去一趟医院,但不是去看牙医。现在的我已经无法放心地去看牙医了。明天去检查某个一直以来有些揪心的问题。等检查结果出来了说不定问题就随之解决了,但也有可能出结果就昭示着疑虑被证实。正是所谓的“不是100就是0”啊。
是。我现在脆弱的很,这绝不是因为我正在月经中,并且10点起床早餐又只吃了昨天留在电饭煲里的白米饭。
我深知乖违的命运对我已经足够仁慈,但我的内心仍旧又寂寞又怯懦。这几年来曾有若干次被亲人长辈用既痛心又不解的语气指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可是我一点都不想让别人提醒我“我以前是什么样”;我固然惋惜曾经,但却对这番转变的过程太过了解,我知道自己在一些人生的分岔口选择了哪条路途才逐渐走到了这一步,所以对于如今结果,我必须坦然接受。然而即便我能拥有直视恐惧的勇气,我也还是个身心俱为玻璃制的易碎品。我不知道这满心的忧惧该在何处安置,也找不出办法使长年以来累积的孤独得以派遣。所以我很想很想见你,还有你。时至今日我居然依然爱着你,有时想到你还会流泪啊。可也就是想想而已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