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峰華連

比任何一个我都要爱自己。

XZ

我得到“硝子”这个名字,应该是12年前的事了吧。记得高中那时候,几乎是每天每天地用“XZ”来叫自己。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至今想起来却还是能回想起自己喊出“XZ”时疲惫且无助到哭泣的境况来。这些年来我始终生活在“彼时”的阴影下,然而无论“过去”怎样折磨着我,我也无法开口对任何人倾诉了。倘若说那段生活对于我有什么积极的作用,那大概就是,让我确定下了一个能够让我依赖一生的人,也就是被我称呼为XZ的那个我。

 

学了日语之后才知道,“硝子”的意思是玻璃。但是,我的硝子的“硝”,从来都是“硝酸”的“硝”。从一开始就是。夏远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说的是“硝酸”的硝。因为硝酸是无机强酸(尽管不是最强酸),硝子就是带着“(即便不能立于顶点也要努力)要成为强大的女孩子”的期望给予我的。

我在知道日语里硝子=glass的时候,说实话,心里当然有点受打击。因为“彩云易散琉璃脆”,名字等同于易碎品的话,不是很让人沮丧吗。但是我记得,我记得“XZ=要变强”,因为这是我在低落挣扎时期解救我的咒语啊,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可以连带地想起所有和硝子相关的祈愿与祝福。那个给了我这个名字的人,曾经一定是无比期待我能成长为一个强大的人,强大到能够扛得起压力,经得住挫伤,强大到能够拥有解决人生中一切难题的勇气与能力。他在我困顿的初始时期扶着我度过难关,却又在我习惯了有他作陪的人生之后仓促离开。之后的很多很多次,在我被残酷的生活狠狠打击的时候,以及被乖违的命运无情嘲弄的时候,在我无比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过着同他当初的期待大相径庭的人生的时候,我都会问自己“你这样对得起夏远吗”。我想,我可能,已经走在“辜负夏远”的路途上了,现在这样的局面,说是人为造成的也好,不可抗力导致的也好,到了现在,已经回不去了。我十几岁的时候,刚同他别离的那些年,尽管不顺利,但还是在拼命,想为自己挣一个好一点的未来:将来能有个好工作,能够绰绰有余地养活自己,能在工作以外随心地做些自己的乐趣,我那时的心愿就是这样了。而现在,我已经二十六岁了,没有工作,重病康复期;每天在家无所事事,又时常担忧着身体健康状况。这样的生活老实说或许并不太坏吧,至少不必奔波劳累,但我得为自己今后做好打算啊。以后还是没工作没收入的话,拿什么养活自己呢。一辈子都被疾病禁锢着,余生都这样碌碌无为草草了事的话,我绝不愿意啊。

 

XZ是他给我的名字。我不想辜负他。

 

 

评论